被网友攻击不堪忍受。被网友攻击不堪忍受。

  都市新闻记者孟剑飞 摄影报道

  因为在网上分享了一个视频,贵阳的静姐(化名)最近濒临崩溃。她万万没想到,会引来一群陌生网友长达10个月的谩骂和侮辱,最后演变为人身攻击,不光是网上,静姐还遭遇手机短信骚扰,甚至威胁要下她的腿。近日,还有湖北网友扬言已赶到贵州,要到她家收拾她。她只得和男友外出旅游散散心。

报警信息。报警信息。

  一条微博引来网友谩骂

  静姐今年40余岁,离异,是贵阳某公司的一位普通职员。

  2018年3月,她开始在抖音和火山小视频分享生活中的片段。“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些健身、购物、家人和参加一些活动的视频。”静姐说,刚开始一切都挺好的,也有了一些的粉丝。直到2018年12月,她的一个视频突然在抖音火了。

  “平常朋友都夸我保养得好,有一天我去买内衣,售货员也说我身材、体型,不像这个年龄的。我听着高兴,后来去咖啡吧,就把这些话拍成视频发了出去。”静姐说,“不知道为什么,就随便发了这么一个视频,在抖音竟有了上万和浏览量和转发量。”

  不断有陌生网友给静姐留言,可不少是谩骂和指责。“有说我丑的,有说我长得恐怖的。”静姐觉得委屈,看着骂她的人越来越多,她实在忍不住,回了句:“我再丑也有人爱。”还将她男朋友发我520元红包的截图发了上去。她不曾料到,这条随意的回复,却在自己的生活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专门建了个群“对付”她。专门建了个群“对付”她。

  评论从脏话到造谣

  从那天起,静姐只要打开抖音,就能看见很多骂她的话,每发一个视频也会引来攻击。而且,口水战从最初是围绕着她的某个事或话题,慢慢地演变成了对她的攻击。

  “这些人骂我是老鼠,是花痴,然后骂我的父母、家人。后来造谣说我是小三,是乞丐、没工作、扫垃圾的,说我是卖的,我女儿也是卖的……”

  “越骂越难听,简直不堪入耳。”静姐越看越难以接受,“尤其看到有人骂我女儿,我真忍不住了,和她们对骂起来。”

  “后来,她们找出我所有的视频,画花脸、配音等制作出各种恶搞、污蔑我和我女儿图片、视频发到网上。”静姐说,网友们的行为,对她和家人的精神状态和生活都造成了负面影响。

  威胁要下她的腿

  和家人、朋友商量后,都劝她关掉抖音,不要搭理这些人。今年3月,静姐于是将抖音设置成私密状态,不认识的人看不了也加不了。

  “没想到,她们又找到了火山视频,接着骂我。”静姐说,一个开始也骂她的网友都看不下去了,告诉她,这群人为了骂她、恶搞她,还专门建了一个群,带头的是一个桂林的女的。“太无法无天了。群里有50多人,都是女的,她们会商量着用各种手段整我,甚至我女儿。这个网友觉得过分,以退群相威胁,她们才放过我女儿。后来,这个网友也被她们骂得很惨。”

  今年4月,忍无可忍的静姐收集了相关证据和桂林网友的信息后,向警方报了警。

  “警方受理后,将桂林网友的信息交给了桂林警方。”静姐说,后来,这个女的虽然不再出现了,可其他人骂声仍然持续不断。

  “除了网上,每天还会接到无数陌生电话和短信。”静姐坦言,有时看着评论,她确实忍不住也会回骂几句,可没想到她们越来越过分,“有个湖北女的还录了视频告诉我,本月要来贵阳,让我等着要给我好看。甚至还有人威胁说花10万下我的腿,划花我的脸。”

  “湖北女的称,她已带上三个男的在贵州县份,这几天要到贵阳,上我家收拾我。她甚至知道我家地址,住几栋。就在今天中午,还收到条骂我的短信。”静姐9月21日说,如果不是男友的安慰,自己要精神崩溃了,只希望这件事赶快过去。

恶搞视频恶搞视频

  律师:遭遇网络暴力,可要求赔偿

  你有经历过在网上被他人辱骂、侮辱过吗?或是在网上,对他人不管对错,先喷了再说?在网上辱骂、侮辱、人肉等,都是网络暴力的一种形式,假若遭受网络暴力该怎么维权?

  贵州贵达律师事务所康懋律师表示,网络暴力是一种暴力形式,它是一类在网上发表具有伤害性、侮辱性和煽动性的言论、图片、视频和行为现象。网络暴力能对当事人造成名誉损害,而且它已经打破了道德底线,往往也伴随着侵权行为和违法犯罪行为。

  我国民法通则第101条明确规定了,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第120条规定,公民的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

  生活中网络暴力的表现形式大致上分为以下三种情形:网民对未经证实或已经证实的网络事件,在网上发表具有伤害性、侮辱性和煽动性的失实言论,造成当事人名誉损害;在网上公开当事人现实生活中的个人隐私,侵犯其隐私权;对当事人及其亲友的正常生活进行行动和言论侵扰,致使其人身权利受损等等。

    延伸阅读

    向网络暴力说“不”

  “你们可以随便给别人贴标签,但你们有没有想过,在无形之中也杀了人。”电视剧《我们与恶的距离》这句台词道明了网络暴力的伤害。网络暴力是一个新词,但每一次出现几乎都伴随着一条鲜活的生命。

   江歌案

  2016年11月3日,青岛女留学生江歌在日本租住的公寓门前被杀害。凶手是室友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凶案发生前,刘鑫先江歌一步进门,而江歌在门口被杀害。此案于2017年12月11日在日本开庭。2017年11月,这一发生在异国的刑事案件随着遇害者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再次进入人们视野,并逐步演变为一场针对涉事人刘鑫的网络暴力。

  《新闻记者》统计结果显示从2017年11月10日起,有关“江歌案”的话题开始发酵,而当天贡献了此话题第一个十万+的文章来自腾讯旗下的微信公众号“新闻哥”,标题为“为闺蜜挡刀而死的江歌,你妈妈终于当面问了那个人:还有良心吗?”自此,口诛笔伐刘鑫的数百篇十万+文章相继诞生,如微信公众号“HUGO”的《刘鑫,江歌带血的馄饨,好不好吃?》(11月11日)“咪蒙”的《刘鑫江歌案: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11月12日)“十点读书会”的《刘鑫,带血的馄饨好吃吗? 江歌遇害376天》(11月13日)“国馆”的《江歌遇害案:煽动三十万人联名杀人,江歌妈妈的残忍,才是人间最后的温情》(11月14日)……在关键事实尚未厘清的情况下,网上轰轰烈烈地掀起了一场对刘鑫的道德审判。

   南京摔狗事件

  去年6月25日,南京江宁一男子见两岁幼儿被泰迪犬咬伤,一气之下将狗摔死。事后,虽与狗主人达成和解,没想到却卷入了网络暴力漩涡。爱狗人士对他及家人进行“人肉”,甚至电话骚扰、短信威胁咒骂。巨大的恐惧感,让其妻子无法忍受,选择割腕“为狗偿命”。

   35岁女医生自杀

  去年8月,四川德阳的一个女医生,在游泳池游泳时被13岁的男孩冒犯,男孩拒绝道歉还朝医生做鬼脸、吐口水,女医生丈夫一怒之下教训了男孩。孩子父母得知后,先是在更衣室打了女医生,又剪辑了游泳馆现场视频发布到网上,直接将经过复杂、各有过错的私人纠纷,简化为“成人打孩子”。为了确保暴力的有效性,他们还为“复仇”加了码——去女医生的单位闹事。男孩家人散布的男孩被打耳光、按进水里的视频被一些自媒体转载报道后,网络上声讨女医生夫妇的声音一度甚嚣尘上。最终女医生不堪压力,选择自杀。

  言语无锋,却能杀人。如果说“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那么这些事件就是在提醒我们,是时候让反网络暴力的意识觉醒敲醒每一片无辜的雪花。

  面对网络暴力如何维权?

  收集证据线索:在信息泄露之后,记下对方的电话或者邮箱地址等有用信息。

  委托律师维权:咨询专业律师,通过法律手段要求侵权人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利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权益。

  向相关部门报案:个人信息一旦泄露,可向公安部门、互联网管理部门、工商部门、消协、行业管理部门和相关机构进行投诉举报。

  提醒身边亲朋好友防止被骗:个人信息泄露或联系工具账号丢失,要第一时间通知亲朋好友,要他们倍加防范,以免上当受骗。

  都市新闻记者申凌 综合网络整理